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

中國法院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狀況(2019)

前言

  2019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 周年,也是實施人民法院第五個五年改革綱要的開局之年。人民法院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深入貫徹落實黨的十九大和十九屆二中、三中、四中全會精神,不斷增強“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做到“兩個維護”,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嚴格履行憲法和法律賦予的審判職責,持續深化審判體制機制改革,不斷提升審判質效,著力打造過硬隊伍,開創了知識產權司法保護工作新局面,知識產權司法公信力和國際影響力進一步提升,知識產權審判體系和審判能力現代化進程不斷推進,為推動創新驅動發展、創造良好營商環境提供了有力司法服務和保障。

  一、發揮審判職能作用,加強知識產權司法保護

  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作出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重大部署,并提出了完善科技創新體制機制、加快建設創新型國家、強化國家戰略科技力量的要求。加強知識產權保護和運用,形成有效的創新激勵機制,是提升我國科技創新能力、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推進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實施的必然選擇。一年來,人民法院緊緊圍繞“努力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義”目標,堅持司法為民、公正司法主線,積極發揮知識產權審判工作在激勵和保護創新中的重要作用。

  2019年,人民法院共新收一審、二審、申請再審等各類知識產權案件481793件,審結475853件(含舊存,下同),比2018年分別上升44.16%和48.87%。

  (一)提升民事司法保護水平

  人民法院充分發揮知識產權審判保護創新和維護公平競爭的職能作用,注重通過裁判激勵科技創新,促進文化傳播,維護競爭秩序,為創新主體提供明確、穩定、可預期的規則指引,讓創新創業者堅定信心,提升社會創新活力。2019 年,最高人民法院新收知識產權民事案件2504件,審結1976件,比2018年分別上升174.26%和260.07%。地方各級人民法院共新收知識產權民事一審案件399031件,審結394521件,分別比2018年上升40.79% 和44.02%。其中,新收專利案件22272件,同比上升2.64% ;商標案件65209件,同比上升25.41% ;著作權案件293066件,同比上升49.98% ;技術合同案件3135件,同比上升16.98% ;競爭類案件4128 件,同比下降1.25% ;其他知識產權民事糾紛案件11221件,同比上升49.95%。地方各級人民法院共新收知識產權民事二審案件49704 件,審結48710件,同比分別上升79.95% 和85.29% 。

  一年來,人民法院審結的具有較大社會影響的知識產權民事案件有:廈門盧卡斯汽車配件有限公司等與法國瓦萊奧清洗系統公司等侵害發明專利權案;本田技研工業株式會社與重慶恒勝鑫泰貿易有限公司等侵害商標權案;和睦家醫療管理咨詢(北京)有限公司與福州和睦佳婦產醫院等侵害商標權及不正當競爭案;蔡新光與廣州市潤平商業有限公司侵害植物新品種權案;河北山人雕塑有限公司與河北中鼎園林雕塑有限公司等侵害著作權案;等等。

  (二)強化對行政行為的司法審查

  各級人民法院著力強化對知識產權授權確權行政行為和行政執法行為合法性的審查。2019年,最高人民法院新收和審結知識產權行政案件1066件和884 件,比2018 年分別上升70.83%和52.15%。地方各級人民法院共新收知識產權行政一審案件16134件,比2018年上升19.11%。其中,專利案件1661 件,同比上升8.14% ;商標案件14457件,同比上升20.56% ;著作權案件16件,與2018 年持平。審結一審案件17938件,同比上升89.74%。地方各級人民法院新收知識產權行政二審案件7304件,審結5942件,比2018 年分別上升104.88% 和84.71%。其中,維持原判4791件,改判1026 件,發回重審4 件,撤訴613 件,駁回起訴132 件。

  一年來,人民法院審結的具有較大社會影響的知識產權行政案件有:三星電子株式會社、華為技術有限公司與國家知識產權局發明專利權無效宣告請求行政案;北京康智樂思網絡科技有限公司與國家知識產權局、廈門美柚股份有限公司商標權無效宣告請求行政案;等等。

  (三)加大對知識產權犯罪行為懲罰力度

  人民法院依法審理知識產權刑事案件,加大刑事保護力度,凈化市場環境。2019年,地方各級人民法院共新收侵犯知識產權刑事一審案件5242件,同比上升21.37%。其中,侵犯注冊商標類刑事案件4982 件,同比上升21.01% ;侵犯著作權類刑事案件210件,同比上升34.62%。

  地方各級人民法院共審結侵犯知識產權刑事一審案件5075  件,同比上升24.88% 。在審結的侵犯知識產權刑事一審案件中,假冒注冊商標刑事案件2134件,同比上升15.23% ;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刑事案件2279 件,同比上升32.19% ;非法制造、銷售非法制造的注冊商標標識刑事案件423件,同比上升38.69% ;假冒專利刑事案件1 件;侵犯著作權刑事案件191件,同比上升40.44% ;銷售侵權復制品刑事案件8件,同比上升33.33% ;侵犯商業秘密刑事案件39件,與去年持平。

  地方各級人民法院共新收涉知識產權的刑事二審案件808件,同比上升18.30% ;審結807件,同比上升20.81%。

  一年來,人民法院審結的具有較大社會影響的知識產權刑事案件有:楊明鳳、楊茂淦等犯假冒注冊商標罪、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案;林義翔等犯侵犯商業秘密罪案;許振緯等犯假冒注冊商標罪案;陳力等犯侵犯著作權罪案;等等。

  2019年,知識產權審判工作穩中有進,審判質效持續向好,呈現出以下特點。

  案件數量再創新高。隨著全社會知識產權保護意識的不斷加強和知識產權司法保護公信力的穩步提升。2019年,人民法院新收和審結各類知識產權案件數量急劇增加,收、結案數量均創歷史新高,增幅雙雙突破40%。從案件分布區域看,北京收案80165件、上海收案23580件、江蘇收案20249件、浙江收案27706件、廣東收案157363件,共計309063件,占全國法院知識產權收案數量64.15%,依然是知識產權訴訟糾紛較多的地區;從增長速度看,河北、安徽、福建、廣西、重慶分別同比上升53.53%、60.30%、64.88%、98.49%、173.66%,漲幅均突破50%,其他地區亦呈現出明顯的攀升趨勢;從結案情況看,各級法院努力克服案多人少矛盾,結案數量大幅提升。以前述收案最多的地區為例,其結案率分別達到90%以上,圓滿完成了審判任務。

  新型案件不斷增多。隨著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的蓬勃興起,新技術、新產品、新業態不斷拓展法律邊界,涉及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標準必要專利、生物醫藥等科技前沿領域的知識產權新問題不斷涌現,既要對復雜的技術方案進行分析,又需要結合具體案情靈活適用法律。最高人民法院審理了涉及機械、材料、電學、通信、生物醫藥等領域的專利案件,進一步提煉有關裁判規則;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審結“首例云服務器被訴侵權案”“凍干形式的穩定藥用組合物專利侵權訴前行為保全案”等疑難復雜案件;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審結諾基亞公司與華勤通訊技術有限公司侵害發明專利權案,為通訊領域的標準必要專利案件的妥善審理提供了借鑒;廣東法院專利案件訴訟標的額超過1000萬元的案件有63件,標的總額約為81.8億元。

  保護力度持續加大。人民法院認真貫徹《關于完善產權保護制度依法保護產權的意見》,提高知識產權司法救濟的及時性和便利性,努力實現侵權損害賠償與知識產權市場價值的協調性和相稱性。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在UC瀏覽器訴搜狗輸入法流量劫持案中適用裁量性賠償計算方式確定2000余萬元的賠償金額;內蒙古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在廣東藍帶集團北京藍寶酒業公司與河南紅火公司等侵害商標權案中將賠償數額由5萬元提高到100萬元,加大了對侵權源頭的懲治力度;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在杭州莫麗斯科技有限公司、奧普家居股份有限公司訴浙江風尚建材股份有限公司、浙江現代新能源公司侵害商標權及不正當競爭案中判令被告賠償800萬元,維護了“奧普”商標的品牌價值;福建法院在“九牧王”商標糾紛案和“博力謀”商標及不正當競爭案判決中積極采用懲罰性賠償機制,將侵權損害賠償金額提高了1倍和2倍。

  司法效果日益彰顯。人民法院在確保完成審判任務的同時,還審結了一批疑難、復雜、新類型及社會廣泛關注的案件,發揮了典型案例的示范和指引作用。最高人民法院知識產權法庭敲響“第一槌”并當庭宣判,判決書深入闡釋了功能性特征的認定標準,數十家媒體進行全媒體直播和廣泛報道,庭審網絡直播第一時間觀看量達1800余萬次,該案從立案、開庭到結案送達僅用50天,凸顯公正透明高效。甘肅省高級人民法院審結的涉外植物新品種案件,保護了品種權人的合法權益。上海知識產權法院審理的深圳市朗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與創歆貿易(上海)有限公司等侵害發明專利權系列案,總標的達2470萬元,涉案專利系移動存儲領域的開創性技術,案件審理受到社會廣泛關注和肯定。湖南法院審理了一批涉餐飲、創意攝影、百貨銷售等服務行業的商標侵權和不正當競爭案,引導餐飲行業、百貨業、文創產業規范、正當使用商業標識,推動了第三產業良性健康發展。

  多元解紛成效突出。人民法院堅持把非訴訟糾紛解決機制挺在前面,堅持和發展新時代“楓橋經驗”,推進多元解紛體系建設,鼓勵當事人通過非訴訟方式化解糾紛,促使各類糾紛解決方式各得其所、各盡其能、多元共治、形成合力,進一步提升了知識產權糾紛解決效率。最高人民法院成功調解陜西白水杜康酒業有限責任公司與洛陽杜康控股有限公司侵害商標權案,一攬子解決了涉“杜康”的所有案件,為地方穩定、企業發展提供了司法保障;最高人民法院建立全國法院統籌聯動整體機制,探索“知產法庭+巡回法庭”巡回審理模式及“勘驗+庭審”案件審理機制,推動全國48個關聯案件一攬子化解,庭前跨區域高效化解80個專利侵權案件,方便群眾訴訟,豐富了知識產權領域的“楓橋經驗”;北京法院持續推進立案階段“多元調解+速裁”機制改革,努力推動首都社會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吉林法院注重發揮調解作用,各類知識產權糾紛調解率達75%;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成功調解標的額逾1億元的中廣影視衛星公司與中國電信安徽分公司侵害廣播組織權案;山東法院認真落實《山東省多元化解糾紛促進條例》,積極構建化解知識產權糾紛訴調對接平臺;湖北法院搭建行政機關、侵權場地租賃方、行業協會、律師調解組織等第三方參與的調解平臺,通過協調各方資源,促使達成調解;四川法院與中國(四川)知識產權保護中心簽訂關于建立知識產權協同保護機制的合作協議,委托其進行涉專利知識產權案件的調解工作;云南法院積極建立知識產權訴前調解制度,為實現部分知識產權案件及時化解創造條件;遼寧法院進一步完善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針對事實清楚、爭議不大的著作權、商標權、不正當競爭等糾紛案件采取訴前調解,實行訴調對接;新疆法院注重采用多種調解方式化解矛盾,調撤率始終保持相對較高水平。

  二、深化改革綜合配套,優化知識產權司法體系

  2019年,人民法院以貫徹落實《關于加強知識產權審判領域改革創新若干問題的意見》為重要抓手,加強知識產權審判領域理論創新、制度創新和實踐創新,推進知識產權審判領域各項改革舉措,不斷完善知識產權司法體制機制。

  (一)最高人民法院知識產權法庭開局良好

  最高人民法院知識產權法庭的成立,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從建設知識產權強國和世界科技強國的戰略高度作出的重大戰略決策部署,是我國知識產權訴訟制度的重大突破和創新,具有里程碑意義。2019年是最高人民法院知識產權法庭運行的開局之年,作為統一審理全國范圍內技術類知識產權上訴案件的專門機構,知識產權法庭克服了初創時期的各種困難,奮力推進各方面工作,相繼推出多項改革舉措,實現良好開局。

  一是實施“統一裁判標準系統工程”。統一裁判標準是中央設立法庭的首要目標,制定《最高人民法院知識產權法庭統一裁判標準實施細則》等制度,做好前端梳理、加強中間把控、完善末端審核、嚴管重點案件;完善法官會議制度,同步編發《法官會議紀要摘編》和《辦案提示》,及時統一重要裁判標準和類案辦理方式。

  二是探索行政和民事案件同步審理模式。將涉及同一專利侵權民事和確權行政糾紛交同一合議庭審理,實現二元程序和裁判標準的對接。

  三是優化技術類知識產權案件審判機制。堅持以人民為中心,優化審判管理,充分發揮集中管轄的機制優勢和全國法院“1+76”整體效能,推動全國關聯糾紛化解。

  四是推進多元化技術事實查明機制發展。統籌全國法院技術調查資源,包括360余名技術調查官,覆蓋30多個技術領域,努力緩解欠發達地區法院技術調查力量不足、發達地區法院技術領域覆蓋不全的問題。

  五是加強信息化和智能化建設。建設裁判規則庫和案例庫、“大數據知識產權分析平臺”等智能平臺,探索“知產法庭云”,滿足當事人通過互聯網提交證據、網上閱卷等需求,為案件智能審判提供技術支持。

  (二)知識產權法院建設扎實推進

  為貫徹落實全國人大常委會關于知識產權法院成立以來工作情況的審議意見,最高人民法院繼續加強對北京、上海、廣州知識產權法院的指導,知識產權法院各項工作扎實推進,進展順利,成效顯著。

  自2014年底設立以來,知識產權法院受理案件逾10萬件,審理了一批具有規則意義和社會影響的重大知識產權案件,在提升審判質效、統一裁判尺度、促進創新驅動發展等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知識產權法院立足自身職能定位,大膽探索創新,推動司法改革,開創了知識產權審判新局面,推動了我國知識產權審判專門化體系建設。

  (三)跨區域管轄機制不斷優化

  2017年以來,南京等21個城市中級人民法院內設專門審判機構,跨區域集中管轄部分知識產權一審案件,推動知識產權專業審判機構在全國范圍內合理布局。各地知識產權法庭加大探索創新力度,著力提升審判專業化水平,對于推進京津冀協同發展、長江經濟帶發展、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等決策部署具有重要意義。

  南京知識產權法庭大力開展巡回審判,推行專業化、集約化審判模式,積極回應高新技術園區的知識產權保護訴求,為轄區內企業開展自主創新保駕護航;杭州知識產權法庭積極運用互聯網技術、建立跨區域協作機制,在為群眾提供在線訴訟司法便利的同時,有效促進了法律適用標準統一;鄭州知識產權法庭以信息化建設為抓手,采取網上立案、電子送達、微信調解等措施,打破時空限制,不斷提高知識產權審判便民化、信息化水平;深圳知識產權法庭立足區位優勢,以強化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為切入點,深度參與廣深科技創新走廊、珠三角國家自主創新示范區建設;海口知識產權法庭在全省設置巡回辦案點和司法服務聯系點,主動提供知識產權司法保護服務。

  (四)知識產權審判“三合一”改革持續深化

  2019年,人民法院貫徹落實《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在全國法院推進知識產權民事、行政和刑事案件審判“三合一”工作的意見》,進一步鞏固“三合一”改革工作成效。

  最高人民法院加大對全國推進“三合一”改革的指導力度,深入開展知識產權刑事案件閱卷調研,掌握第一手刑事案件辦理資料,為研究知識產權刑事司法保護規范、修訂完善相關司法解釋奠定了基礎;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開展知識產權犯罪量刑調研,為規范審理知識產權刑事案件的刑罰裁量權與量刑尺度提供參考;浙江法院2019年11月1日起全面實施知識產權民事、行政、刑事“三合一”審判,審理知識產權刑事案件260件、行政案件41件;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開展知識產權刑事、行政案件指定管轄調研,明確知識產權案件“三合一”管轄機制。

  (五)知識產權訴訟制度不斷完善

  人民法院著力完善符合知識產權案件特點的訴訟規則,積極優化知識產權案件審理模式,著力破解制約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的體制性難題。

  各級法院積極創新工作機制,強化當事人舉證義務,加大依職權調查取證力度,有效減輕權利人維權成本。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探索證據出示令制度,依法制裁妨礙舉證的行為;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規范律師調查令的工作規程;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鼓勵當事人充分利用公證、電子數據平臺等第三方證據保全方式收集、固定證據。

  各級法院進一步明確各類人員參與技術事實調查的方式,充分運用技術調查的各種力量資源,構建了有機協調的技術事實查明機制。最高人民法院組建了全國法院技術調查官、技術咨詢專家庫,建立全國法院技術調查資源共享機制,發布《技術調查官工作手冊(2019)》,為全國法院查明技術事實提供工作指引和范式;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構建了由專業化人民陪審員、技術調查官、專家輔助人、司法鑒定機構共同參與的“四位一體”技術事實查明機制;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與江蘇省生物醫藥功能材料協同創新中心簽訂關于知識產權技術事實調查協作的框架協議,發揮技術專家的積極作用;新疆生產建設兵團法院在證據保全過程中,聘請專業人士參與侵權種子種植地域和面積的測量、侵權植物的扦樣;湖北、湖南、四川、陜西等地高級人民法院組建專家庫,充分發揮專家的專業支持作用,提升了法官查明技術事實的準確性。

  各級法院立足群眾多元司法需求,積極優化知識產權案件審理模式,促進案件繁簡分流,統一法律適用標準。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實行快審機制,在商標駁回復審案件中試行“要素式”裁判文書,平均結案時間減少30%;西安知識產權法庭組建速裁組,用20%的審判力量完成70%的案件;成都知識產權法庭探索建立知識產權案件快速審判機制,合理配置審判資源,取得良好效果;海口知識產權法庭實行“立案、審判、執行”一體化運行模式,提高知識產權審判質效;長春知識產權法庭對涉著作權、商標權等類案進行簡案速審、快審,五個月審結全年84.8%的案件,大大縮短了審理周期。

        三、主動延伸司法職能,提升調研指導工作質效

  人民法院密切關注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熱點問題,依托最高人民法院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研究中心、司法保護理論研究基地等,加強知識產權保護創新理論和司法政策研究,積極參與知識產權法律修訂工作,監督指導職能得以有效發揮。

  (一)積極參與有關立法

  積極參與民法典、專利法、商標法、反不正當競爭法、著作權法、商標法實施條例、植物新品種保護條例等法律法規的制定、修訂工作;參加專利法第四次修改座談會、全國政協關于著作權法草案民間文學藝術作品相關會議;開展知識產權訴訟特別程序法調研,確定了總體思路、基本框架、重點內容。

  (二)強化司法解釋工作

  最高人民法院發布《關于技術調查官參與知識產權案件訴訟活動的若干規定》,明確了技術調查官參與知識產權案件訴訟活動的程序、職責、效力、法律責任等;圍繞知識產權訴訟舉證責任分配、證據調查收集、證據交換和電子證據的審查判斷等,開展專題調研;召開多次研討會,研究知識產權懲罰性賠償、商標法和反不正當競爭法適用、商業秘密保護、國防專利糾紛等司法解釋起草工作。

  (三)注重司法政策研究

  參與起草《關于強化知識產權保護的意見》,強化廣州知識產權法院、深圳知識產權法庭等知識產權專業審判機構職能,全面加強粵港澳大灣區在知識產權保護、專業人才培養等領域的合作,深入推進中新廣州知識城國家知識產權運用和保護綜合改革試驗;開展涉自貿區知識產權保護專項調研,圍繞自貿區、自貿港建設中的知識產權司法保護問題,提出針對性強的工作舉措38條。

  (四)發揮案例指導作用

  最高人民法院發布“知識產權案件年度報告(2018)”“中國法院十大知識產權案件和五十件知識產權典型案例”,歸納具有普遍指導意義的司法裁判標準,開展“集中宣判周”活動,對有標桿意義的案件集中公開宣判,進一步發揮新型、疑難、復雜案件規則引領作用;深圳知識產權法庭在總結外觀設計專利快審機制改革經驗的基礎上,有針對性地選擇了19個典型案件進行分析;內蒙古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召開知識產權審判情況暨典型案例發布會,公布全區法院知識產權典型案例,規范和指導市場主體誠信經營,維護公平競爭的市場經濟秩序;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發布涉及商標品牌保護的典型案件;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首次發布四川省民營企業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白皮書及典型案例,研究民營企業在知識產權司法保護中存在的問題、原因及建議。

  (五)深化司法調研工作

  最高人民法院整理近五年商標注冊及使用情況的大數據,研究提出當前法律規制惡意搶注商標行為的措施建議;就圖片著作權前沿問題進行研討,明晰了裁判標準,回應了社會關切;遼寧法院開展涉“一帶一路”、自由貿易試驗區等知識產權案件的調研,了解相關企業發展的司法保護需求;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深入20多家企業調研,切實回應創新主體司法保護需求;黑龍江法院深入民營企業調研,制作普法宣傳手冊,進一步提升民營企業知識產權保護力度,助力民營經濟發展;湖南法院主動對接企業和高新園區的司法需求,增強企業創新發展意識。

  最高人民法院圍繞專利法修改、藥品專利鏈接、商業模式創新等重點問題進行專項調研,形成《關于改革和完善專利無效程序立法的建議》《關于藥品專利鏈接制度的立法建議》《商業模式創新成果的司法保護問題研究》等調研成果;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總結梳理商標授權確權行政案件審理的裁判規則,為權利人尋求司法保護提供行為指引;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針對涉電商平臺知識產權案件審理進行調研,總結促進電子商務產業健康發展的司法經驗;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就如何強化知識產權司法保護、更好服務保障創新創業創造提出意見;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以江蘇創新經濟發展與司法保護為視角,提出了實施嚴格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為創新經濟發展提供高質量司法保障的意見。

  四、提升司法公開水平,樹立知識產權司法公信

  各級人民法院以公開促公正、以公正樹公信。開放、動態、透明、便民的陽光司法機制建設取得明顯進展。

  (一)深化審判公開

  人民法院深入推進審判流程信息公開工作,嚴格落實“以公開為原則,以不公開為例外”工作要求,創新庭審公開形式,拓展庭審公開的范圍。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街電公司與來電公司侵害實用新型專利權案并全程網絡直播,近萬人次收看、近百人現場旁聽了庭審;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公開審理并當庭宣判一起侵害商標權糾紛案件,邀請人大代表、政協委員旁聽庭審;內蒙古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開展“庭審進校園”活動,公開開庭審理一起侵害著作權糾紛案,師生代表300余人觀摩了庭審。

  (二)加強以案說法

  最高人民法院組織完成中央電視臺法治中國說第三季《大法官說——司法保護知識產權》節目的策劃、組稿、錄制、播放等一系列工作。該節目是最高人民法院與中央電視臺社會與法頻道(CCTV-12)共同推出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獻禮重點宣傳片,該期節目聚焦黨的十九大以來中國法治建設新成就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年來中國法治進程,由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陶凱元大法官發表主題演說。據統計,近5000萬觀眾第一時間收看直播,相關的網絡新聞共計1357篇,報刊新聞78篇,微博151條,論壇博客99篇,微信文章2238篇,APP報道294篇,知識產權司法保護工作獲得社會積極評價。

  在日內瓦總部舉辦的第二屆世界知識產權法官論壇期間舉行《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知識產權典型案例集·中國卷(2011-2018)》新書發布活動,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總法律顧問龐德科出席活動并致辭。本案例集由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總干事弗朗西斯·高銳與中國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陶凱元大法官分別作序,是世界知識產權組織計劃出版的各國知識產權典型案例集中的第一部,對于充分展示中國知識產權司法保護成就,進一步發揮典型案例的示范作用,擴大我國知識產權司法保護國際影響力具有重要意義。

  最高人民法院組織開展“集中宣判周”“法官進校園”等活動,加強以案說法,增強全社會尊重知識、保護知識產權的意識。重大案件審判活動注重邀請全國人大代表、政協委員、最高人民法院特約監督員和咨詢員、中國科學院院士、律師代表、行業協會代表參加旁聽和座談交流;雄安新區中級人民法院舉辦“保護知識產權大型廣場宣傳咨詢活動”,向百度、騰訊、京東、華為等新區入駐企業宣傳知識產權法律法規;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開設“浙江天平”公眾號、“知之匯”網站、“浙知析法”欄目,實現常態化宣傳,全年發布文章85篇、直播庭審26次、網站點擊量達90萬次;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開展“代表委員看法院”暨知識產權司法保護媒體集中采訪活動,收到良好效果。

  (三)注重宣傳知識產權法治

  最高人民法院啟動“知識產權司法保護安徽行”,邀請部分全國人大代表、最高人民法院特約監督員及安徽省有關部門代表等,與中央媒體一起走訪安徽部分法院和重點高科技企業,就安徽省知識產權保護情況進行調研,關注企業科技創新成果,聚焦司法需求,服務創新主體發展;組織開展“知產法庭公眾開放周”“知識產權保護集中開庭周”活動,公開審理涉及醫療器械、網絡數據抓取、光學技術等多個高新科技領域的大要案,受到社會廣泛關注;舉行“法信知識產權版”上線活動,打造以既有的知識產權案例指導平臺為基礎,融合、升級、研發而成的知識產權一體化大數據服務平臺,為全國知識產權法官提供免費檢索查閱服務。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將“4.26”宣傳活動與《奧林匹克標志保護條例》宣傳相結合,廣泛宣傳有關法律法規,效果良好;山西省高級人民法院深入山西省轉型綜合改革示范區走訪調研,充分了解企業需求,就人民法院如何更好地為企業創新服務,營造一流創新環境提出了明確要求;西藏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結合民俗習慣和宗教信仰,以喜聞樂見的形式開展漢藏雙語法治宣傳;寧夏回族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開展知識產權法律宣傳和法律咨詢活動,現場解答群眾法律咨詢。

  五、拓展合作交流空間,擴大知識產權司法影響

  當今世界日益開放和包容,知識產權審判工作既要立足中國實際,又要具有全球思維和國際視野,貢獻中國經驗和中國智慧。

  (一)積極服務對外工作大局

  最高人民法院加強中外經貿磋商中知識產權問題研究,依法加強對下審判指導監督;派員參加多邊、雙邊知識產權對話交流活動,參加海牙國際私法會議《承認與執行外國民商事判決的公約》的談判工作,為海牙判決項目公約的最終達成和知識產權問題的妥善解決貢獻智慧。

  (二)擴大司法保護國際影響

  2019年6月,最高人民法院與世界知識產權組織在北京共同舉辦“WIPO調解在知識產權訴訟中的應用研討會”。來自世界知識產權組織、新加坡以及中國最高人民法院和地方法院的嘉賓對知識產權組織的替代性糾紛解決機制進行了深入研討,世界知識產權組織仲裁和調解中心主任艾瑞克·韋伯斯高度贊揚中國法院和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的合作。派員參加“打擊侵權假冒國際合作論壇”,強調依法適用懲罰性賠償,堅決遏制和威懾重復侵權、惡意侵權等行為,努力營造產權受保護、侵權有代價、犯罪必懲罰的法治環境。

  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羅東川大法官主持了與世界知識產權組織、國際保護知識產權協會、美國知識產權法律協會、國際法院、古巴最高法院、英國高等法院等的20余次交流活動。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總干事弗朗西斯·高銳表示:“最高人民法院知識產權法庭的成立意義重大,體現了中國對知識產權保護的莊嚴承諾,表達了中國為知識產權提供更加公正高效司法保護的堅定決心。”國際法院院長阿布杜勒卡維•艾哈邁德•優素福表示,“中國的法律成就不僅體現在整個法治的推動方面,在具體的知識產權領域上的成就也讓人非常欽佩。”

  (三)拓寬對外合作交流渠道

  通過各種對話平臺,積極回應國際社會對中國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的關注,增進世界各國對中國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狀況的了解,進一步提升知識產權審判的國際影響力。派員參加“世界知識產權組織對華合作與中國知識產權發展趨勢”座談會,積極支持并參與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的相關合作項目;派員參加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知識產權審判大師對話”活動,組建中國專利法官代表團訪問歐盟,積極宣介我國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的最新發展和成就;派員參加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第二屆知識產權法官論壇、第九屆亞洲太平洋地區法官競爭法研討會、國際知識產權保護協會(AIPPI)年會、2019年國際商標年會、歐洲商標協會年會、中日韓三國知識產權保護研討會等活動。

  六、夯實隊伍建設基礎,增強知識產權司法能力

  人民法院堅持以政治建設為統領,不斷提高政治站位,大力推進審判隊伍革命化、正規化、專業化、職業化建設,著力鍛造一支政治堅定、顧全大局、精通法律、熟悉技術并具有國際視野的知識產權司法審判隊伍,為做好新時代知識產權審判工作提供堅實組織保障和人才保障。

  (一)扎實開展思想政治教育活動

  人民法院將政治建設擺在首位,深入開展“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活動,充分運用好黨內政治生活各項制度,喚醒守初心意識、增強擔使命本領;創設“新知大講堂”“知識產權法庭講壇”等線上線下黨建教育管理平臺,探索形成了“線上線下全覆蓋、教育管理全天候”的黨建工作法,最高人民法院知識產權法庭黨支部獲得中央和國家機關工委《旗幟》雜志社舉辦的第二屆黨建創新成果評選活動“百優案例”獎項,系全國法院系統唯一獲獎單位。

  (二)筑牢干警廉潔自律思想防線

  人民法院堅持全面從嚴治黨、從嚴治院,貫徹落實中央八項規定及其實施細則精神,整治“四風”,反對形式主義、官僚主義,人民法院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斗爭不斷向縱深推進。

  (三)著力加強隊伍司法能力建設

  人民法院牢牢把握“五個過硬”總要求,在新的起點上全面加強隊伍建設,努力推進新時代人民法院隊伍建設實現新發展,著力打造一支忠誠干凈擔當的高素質法院隊伍。最高人民法院加大統籌協調和對下指導力度,推動各地法院制定知識產權審判專門人才培養和儲備規劃,建立形式多樣的人員交流機制。各地法院以提升司法能力為重點,充分運用專題培訓、專題研討、在職培養、交流掛職、庭審觀摩等形式,打造學習型審判隊伍,適應知識產權審判工作新形勢、新要求,隊伍專業化職業化水平不斷提升。

結束語

  當今世界正處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全球治理體系和國際秩序變革加速推進,全球新一輪科技革命與產業變革風起云涌,給知識產權司法保護提出了新課題、新任務和新挑戰。人民法院將進一步把握新形勢新情況,切實履職盡責,充分發揮知識產權司法保護職能,為實現經濟持續健康發展和社會大局穩定,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和“十三五”規劃圓滿收官,為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和國家治理體系、治理能力現代化提供有力司法服務和保障。

(來源:最高人民法院官網)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網0
腾博会官网娱乐 - 腾博会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