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

加碼抗疫合作 護航開放性經貿發展

近日,東盟與中日韓(10+3)抗擊新冠肺炎疫情領導人特別會議以視頻方式舉行。10+3國家領導人、世界衛生組織(WHO)總干事譚德塞、東盟秘書長林玉輝等與會。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北京出席會議并發表重要講話。

李克強就抗疫合作提出倡議:一是全力加強防控合作,提升公共衛生水平;二是努力恢復經濟發展,推進區域經濟一體化;三是著力密切政策協調,抵御各類風險挑戰。李克強強調,病毒是人類共同的敵人。中國人民將堅定不移同東亞人民、同世界人民站在一起,共擔風雨、共克時艱。

加碼抗疫合作助力經濟發展

國際輿論對疫情期間召開此次特殊視頻會議反響積極。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呼吁對于包括防護服在內的醫療物資維持流通,還要以自由、透明、迅速的形式,共享各國擁有的感染癥信息和知識。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表示,新冠肺炎疫情是一個世紀以來人類面臨的最嚴重的公共衛生危機,東盟各國相互依存,能否作出統一的反應至關重要。菲律賓外交部稱,本次疫情危機是前所未有的,不僅在于其潛在的災難規模,而且在于需要通過各國之間的堅定合作和充分信任才能遏制和制止危機。

廣西民族大學中國—東盟海上安全研究中心主任、察哈爾學會高級研究員葛紅亮在接受《中國貿易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從整體上來說,此次新冠肺炎疫情期間東盟與中日韓合作表現得積極、及時、有效。合作展現出的“守望相助”“陸海相聯”“風月同天”的命運共同體精神,情感支持、物資與技術相互援助始終處于主流位置,這顯然與疫情初期的歐盟國家截然不同。

“從時間與成效來看,在中國疫情發展過程中,日韓與東盟國家對華給予了大量物資援助與支持。而針對日韓與東盟國家疫情,中國也正在提供物資、技術與人員等多方面的援助支持。”葛紅亮表示,中日韓、“中國-東盟”與“東盟+中日韓”等一系列多邊框架下的一軌特別會議與二軌層面的專家對話、科技交流不斷,這些為地區國家能夠及時有效應對疫情創造了可能。

記者觀察到,一段時期以來,合作抗擊疫情的呼聲在東亞、東南亞地區日漸高漲,各國紛紛呼吁,要積極協調抗疫政策、建立區域聯防聯控機制,這對于防控疫情擴散、恢復經濟發展十分必要。

葛紅亮表示,當前,中國國內疫情防控雖然取得初步成效,但東亞、東南亞面臨的疫情壓力不小,部分國家還可能面臨疫情蔓延的危機。

“東亞地區人口眾多,也是當今世界上人員往來最頻繁的地區之一,因而持續加碼疫情合作、建立更高水平的疫情防控協調機制顯得尤為迫切。在此基礎上還要有針對性地推出符合各國國情與助力經濟發展的政策舉措。”葛紅亮說。

特殊時期加強區域協調

促進開放性貿易與投資

根據海關總署公布的外貿數據,2019年東盟是中國第二大貿易伙伴,今年一季度躍升為中國第一大貿易伙伴。數據顯示,中國與東盟今年一季度貿易額1424億美元,同比增長3.9%。其中,中國對東盟出口額同比增長0.4%,中國從東盟進口額同比增長8.4%。中日韓三國貿易額通過20年的發展也從1300億美元猛增至7200億美元。

一手抓疫情防控,一手促經貿合作是今后一段時期10+3合作的主基調。

韓國首爾大學亞洲研究中心助理教授李恩旭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新冠肺炎疫情雖然嚴重沖擊亞洲經濟,但和世界其他區域相比,中日韓與東盟間協調反應機制很迅速,對于解決當下各國面臨的經濟難題十分必要。中日韓和東盟經濟總量大,產業鏈、供應鏈深度融合,特殊時期加強彼此協調與合作有利于維護區域內的開放性貿易與投資,緩解疫情對經濟發展的消極影響。

“10+3合作機制從一開始就是為東亞、東南亞地區國家應對經濟危機而誕生的,促進地區經濟合作、加強地區國家產業鏈對接與穩定分工、擴大相互投資等均是10+3合作機制的重要聚焦內容。”葛紅亮表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中日韓與東盟各國的經濟均面臨前所未有的沖擊,其中涉及的主要原因包括三方面:一是國家內部經濟的停擺,二是地區經濟合作與產業鏈、國際分工的動蕩與不穩定,三是歐美疫情沖擊下地區國家的對外貿易市場大受影響。

“雖然疫情的沖擊在所難免,但東亞地區國家的產業門類齊全,有著優勢互補的產業鏈和分工體系,因而針對疫情期間的復工復產與經濟恢復,中日韓與東盟十國不僅需要克服貿易保護、投資保護等保守主義因素影響,而且應在人員往來、投資、貿易與市場開放等領域建立特殊時期的特殊安排,進而最大限度地減緩疫情所導致的地區經濟秩序動蕩及為后疫情時期東亞、東南亞地區合作的提質升級奠定基礎。”葛紅亮說。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網0
腾博会官网娱乐 - 腾博会娱乐官网